Pinned toot

网上的人想好了再关注。我心眼很小,取关会恨你。

Pinned toot

Help me, step brother, I'm stuck… in my shitty life treadmill

给人准备礼物当然要思考和用心,随随便便把自己不要的东西抓一把塞满快递箱算什么!

上个月读完了《面纱》,这个月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雪地女王。她说人会疯狂地爱上不在乎自己的人。面纱里倒是截然相反啊,最打动我的是两人在疫区斗气般地吃生菜沙拉,“在同一张餐桌上争相寻死着”。

为什么每天有这么多的鸟事做也做不完

有时候人心情太差,就会干一些匪夷所思的事。
房东通知房租要涨了,我准备搬家。我已经忍无可忍每个月一半工资打给房东的生活了,无论是精神还是经济上都无力负担。虽然经济无力负担的主要原因是我分期买了个巨大的铁笼。原本买的比较小只要3488,但新笼子据说可以装得下两个一米八的成年人。我觉得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咬牙上了最大的笼子。有了笼子肯定要有锁,我又去打了一把非常豪横的c级锁,堪比鲁班十八柱。现在我的家老鼠横行,刑具琳琅,像一个性变态地牢,直男噩梦魔窟。
我付费咨询律师,对草拟的协议条款反复推敲,去医院自修了基本的人体急救课程,在身上实验安全范围内各种程度的电流。0.1ma:湿润表皮小有刺痛,0.2ma:心率明显上升,不建议用于上肢。我才知道的小事:人感到一定程度的疼痛,无论你想不想叫,都是绝对会叫出来的。我再三确认,搞明白消除静电的那个按钮在哪,不然我觉得过程中不小心被错误的手持方法电到自己大叫一声的支配者很丢人。
做这些事让我心情平静,但很神奇的是,想到万一有一天要另外一个人参与反而让我浑身不自在,也不习惯。只是很享受配置和学习的过程,像小时候搭乐高,玩芭比娃娃的公寓城堡一样。一场现实中的大型成人沙盘。如果咨询师来见我,她可能会说我在筑巢,在“释放攻击性”,“这是恐惧、需要安全感的表现”。但是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人说啥了。 I'm done wondering why I'm depressed. I'm starting to wonder why you aren't


我们在灭世以后的城市废墟里走着,领头的是奶奶,高束发马尾,一个颧骨很高不苟言笑的女人。还有爷爷。还有阿姨。还有各路七七八八的亲戚。
我们走过半截在水里的断壁残垣,穿过没有天花板的大楼。拖鞋踩在砖块瓦砳上嘎吱嘎吱的,黑色天幕下月光皎洁如水很温柔。
我心想:少女终末旅行。
看到同行人驼着背丧尸一样面无表情的神态,我又默默在心里修正:亲戚终末旅行。
奶奶劈开木门说:继续前进。

醒来我想,末世后的都市,明明是一个很奇幻、很不日常的场景。但因为主角是熟悉的亲属,好像也没有那么有意思,也没有那么激动,也没有那么害怕了。一种无聊和安心的感觉。但说起来,梦里的亲戚都是谁啊?我奶奶是短发矮胖矮胖的圆脸欸。
临时被组队领用亲戚设定的陌生人吧。像游戏一样……

我的女儿叫李文 

Show thread

去了趟南京,我的小猩猩玩偶在去鸡鸣寺的路上丢了。拜完庙出来,出租车司机正好联系我,把她送回来。我发现每次去寺庙这只猩猩都会丢,然后再莫名其妙回来。
我妈说小猩猩的体内可能有鬼。怕庙
有点意思,猩猩鬼。这个鬼是什么品种?红猩猩还是黑猩猩?或许是猴子,红吼猴还是金丝猕猴?我在四面八方放上不同猩猩的食谱,醒来她会往哪个方向移动?我的猩生活了多久?会梦见那棵只有她亲眼看到过倒塌的树吗?

以为成为一个支配者意味着情绪稳定 

上班最恶心的一点是它让我下班的时间都在愈合上班造成的创伤,等我愈合差不多了我又该去上班了。好像我是个飞机杯,活着的意义就是被班翻来覆去地进出似的。流点虚假的薪水。被虚无感干到外翻。

哈哈其实我确实挺有毛病的。经常觉得为什么我很努力在做的事情对方轻而易举就做得比我更好了,是性别优待还是我tm真的很逊。然后我又觉得这么思考才太tm逊了。我觉得对方一边自卑一边做到了我很吃力才能做到的事还后知后觉在我面前说“好像也不是很难嘛”的天然样让我嫉妒得好难受。我是个会嫉妒自己伴侣健康和优秀的人,真toxic。
妈说:正是因为你觉得他很优秀,所以你才努力想藐视他。
人家大大方方地公开承认你很优秀,为什么你要这么曲折地表达欣赏呢?
拿个词来形容你就是。她犹豫再三。说:
跳梁小丑。

妈……………………………………………………

无氧真的太太痛苦了,每次力量训练都做到干呕,好几次差点要哭出来 :0160: 但回报也是很大的,上周惊喜是腹肌开始隐隐成型,现在每天早上刷牙都忍不住对着镜子把衣服撩起来裤腰往下扯两寸,摆出tinder油男的姿势边刷牙边自我欣赏。
而且自从开始力量训练基本睡觉都和死了一样,已经不吃劳拉了

为什么网上主流流行的对女同性伴侣相处细节的描述,以及我见过的大部分女同伴侣博主,都充满一种清洁浮空,好不真实的梦幻感,让人完全没法被感动……感觉就是两个很漂亮的人类在一起做很漂亮的事,像看轻音乐mv

假如非要选的话,你想做以下两种人中的

之前看到有人说好像influence都有点霸凌咖的气质,可能能成为influencer的人都有一定程度的ego。只需要使劲埋头耕耘自己的自大,丝毫不去在意自己是否被爱的问题,“怎么说呢。只要你智力正常,你就该爱我。”

玩了一晚上的贴纸……我真的好爱玩贴纸 还买到了心心念的joyce lee小黄书hhh

我觉得最可笑的是前夫哥找我的理由是怕我把自己搞黄色搞死。我的福利鸡小号元宵节拍了一套胶衣站街骚鸡照结果冷到重感冒,上吐下泻,在号上疯狂骂娘。他stk到这里权衡了一下要不要自爆卡车,还是决定给我送药。(我还以为他是要还我饭盒 没接电话)

他说性是人生很小的一部分你不要沉迷于此,,我都能找到你的里账号说明其他现实人也看得到的,你要注意安全。(bro那是因为你是一个stk技能点满的数据变态你自己还没有发现吗。)
然后他赶紧说:当然你如果不在乎工作晋升什么的无所谓哈。我不是在爹你。我也没有这个立场。

面对承载了自己狂暴性癖的同人文和同人图被前相亲对象全部阅览学习的事实,我已经木然。
前夫哥说。。有些事不要钻研太深,安全是第一的。尤其你已经超越了性别,道德和……种族
我:。。性幻想和性实践不是一回事
他肉眼可见地激动起来:有这种幻想就会想实践吧。。!然后就会越走越偏没有办法回头了。。!
还有你小号写我的那些,你说我害怕,我根本不是害怕!只是觉得你不尊重我!

我木然: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都口嗨。我其实根本不想操你屁股。
他突然又非常失落(前后切换之剧烈简直让人震惊),泫然欲泣:所以对我这个人你就真的一点喜欢都没有?

很难想象他妈如果知道她的高智商高学历天之骄子儿子有朝一日会因为一个女人不想操他屁股而感到被遗弃的愤恨和委屈,她是什么心情。

我荒谬到想笑。
哥们还在苦口婆心地劝我把注意力多放在现实生活充实自我而不是色情制品上,比如做点运动,打扫房间。过量奖励自己可能会损伤大脑,巴拉巴拉。
对方确实是个很擅长禁欲的人,饭都能说不吃就不吃,没准还真的会为了“保持大脑的高效敏捷”直接嗑药让自己阳痿。我经常觉得这个人活在古代可能是那种脑残士大夫的类型,信奉存天理灭人欲,每天早上就跑林子里冲凉水然后嗷嗷地格竹子。


真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还在更新。
我很困惑,因为我身边的人都在指责我。所有人对前夫哥说的话的反应都是:热泪盈眶:终于有人脑子好说得出我们说不出来的不爽了!
我瞠目结舌。搞得好像我一直在霸凌你们一样。
大家:(热泪盈眶)就是这样啊!
【越亲近你的人越受折磨,你很擅长给人一些感情上的小恩小惠,意料之外的感动,别人真正想要了解你的时候,你就放个烟雾弹跑了。你总是说一些你自己都不懂的道理只因为你觉得那是对的。而你自己真的在想什么其实你都没有思考过。你根本没有你嘴上表现得那么高尚完美,求你了,做个真实的人不会死的。喜欢你让我很痛苦。】
我一边想你痛苦关我什么事。一边控制不住地想不是吧我真有这样吗。我不在乎前夫哥痛不痛苦,但我在乎为什么我的多年至交好友和父母亲人听了这番话的反应都是:疯狂地点头赞同JPG。

上周为这个事我这五年第一次坐到咨询师面前。因为我大受打击,我一直觉得我的性格是很好的,很完美的。每个和我相处的人都会喜欢上我。我想我给大家的感受都是有趣又愉快的。我曾经觉得不管未来是谁和我结婚真他妈是对方赚大发了。
原来我在亲密关系中是个这么不好的人吗?我无意识中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多的痛苦吗?
我又想起咱们争执的时候(说实话我很少跟对方争执,因为我觉得会起争执就说明跟对方说不通。争执太折磨了,我宁可换一个不用争执也能理解我的人。但万一这个人其实并不存在怎么办?万一问题是藏在我身上的怎么办?)对方面对我试图理论夹点浪漫化叙事的手段突然绷不住了噗呲一笑,很无奈地说:不愧是网络写手。

我当场暴毙。两个月过去,这词到现在还在刺痛我。
我的虚浮,镜花水月,脚不着地,都被这四个字一剑封喉,精准概括。对方说喜欢我让他很痛苦,因为他发现“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啊那有没有可能我就是,TMD,没办法让人知道呢?假如有的人,刻意也好无意也好,习惯了经年累月模糊一个东西,你为啥非要搞清楚呢?
聪明人很可怕,聪明人无法糊弄,聪明人非常认真地把和你的关系当成一个课题来下死劲研究的时候更可怕。问题出在哪里,怎么解决问题,实验结果是什么,就不许测不准的东西存在。
咨询师问我:你有没有感觉自己向对方学到了什么呢?
我意识到一个事,那就是确实有的东西只能在和人深入的关系里暴露出来。现在退潮了,雾气散去,已经看到了沙滩上的海洋生物,树林里的花。一切变得很简单了,战斗,或者继续逃避。
咨询师说你主动来到我这里,或许就说明你不逃避了?
我:……怎么你也站他那边的是吧?

醒到现在我才想起我根本没有给我的金丝熊起过名。所以阿咪是怎样🤣……
在养的小宠死了快一年以后,一个名字突然在梦里降临到我头上。可能明明很想念一个东西却没有可以召唤的名字,大脑觉得这样不ok吧

Show thread


我们在阳台上开派对,开的趴囊括了我这个没啥经验的派对处子对玩咖的所有想象要素:香槟王,泳衣,放techno的驻场DJ,烤紫米香芋丸子(为什么)。我吃了紫米丸子来到屋里,看到我去年去世的金丝熊阿咪。
阿咪很老了,胖胖的但是很虚弱,像一颗没发好的馒头。我把紫米丸子递过去,它很温顺地张开嘴吃,我看到它的牙变得又小又少。像小小的白米粒随机地列在阿咪软软小小的嘴里。
我哭醒了
好多人搜梦到去世的宠物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放心不下回来看看我。宠物的脑子那么小,它懂吗?老鼠懵懵懂懂地活着,死了,感觉它的世界应该没有“爱”“想念”“孤独”这样复杂的情感吧,只有“很饿”“温暖”“困”这些零星的感觉闪动。我给阿咪什么感觉,可能只是一口递过栏杆的紫米丸子,还有这个人类为什么一直在哭啊

哈尔滨红肠和菠萝糕好吃得让人头皮发麻。让我再也不想和这个傻逼世界同流合污!

Show more
Mastodon

本实例禁止真人儿童色情、泄露他人隐私信息(如姓名电话地址等)、诈骗、将本实例网址链接及截图不打码直接发布在墙内社交软件。除此以外,畅所欲言,无任何敏感词!用力地使用我们应许的生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