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Help me, step brother, I'm stuck… in my shitty life treadmill

一定要说的话我的信仰是我推的年下淫秽同人创作,因为目前没有任何一种宗教能胜过这玩意更爆燃我的生存热情。。。越腌臢越淫秽越好,所以你们要记住发我色图黄文就是在积累功德救人出苦厄,谢谢🙏随喜赞叹

算命,可能是中国家庭特殊的心理咨询​,,你和有的家长讲西方现代医学的那一套,家长不懂的。讲你孩子是纯阳附体,上辈子是大将军,这辈子男魂女身,所以喜欢女的。孩子爹就接受了,原来我家女儿不是变态同性恋,是宝贝儿子来的。抑郁是跑魂了,陪你孩子到想去的地方去玩,做点他平时特想做你不让的事,看看能不能把魂找回来。家长说还要上课啊,尼玛,上什么课啊要赶紧,晚了丢在那边的魂就散了,找到了也不好塞回来。小朋友老是夜惊惨叫,肯定家里住了野仙,野仙白天要睡觉的,叫他爸平时说话嗓门小一点,轻拿轻放,不然野仙白天被吵,晚上就折腾你宝宝。拿两件衣服,烧几片树叶,做几个化学兴趣小实验,再吹两口逼,可信度完全靠故弄玄虚,靠人的希望和恐惧歪打正着。其实来的人就只是想要个解释,因为什么解释都没有,因为命运就是这么不讲理,这么绝望。惠极必伤,情深不寿,想要幸福长寿,感觉人有时候还是最好变成小动物一样,缺根筋一点比较好吧。

一个小学生,家庭氛围比较压抑,总是画很多战争和屠杀的画,还有大量血。父母对此情绪紧张,相当焦虑,一看他画就崩溃,恐慌,结果反而让小孩更紧张情绪更压抑了。我劝家长不要过度反应,顺其自然,当作人家自然的情绪宣泄,首先接受这事就让他画,实在不舒服可以慢慢引导小朋友用别的方式调整情绪。再说了画点尸体怎么了?没准人家是下一个异形之父呢。
家长:这种画太奇怪了,他一定是心理有病了!谁来救救他呀!
我:不要在他面前这么讲啊!​:csnneko032:
后面我想了个法子,说小孩爱画打仗,可能是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估计可以上国防科技大学。家长去查了一下,欣喜若狂说还是个985呢。于是再也没有崩溃过。
家长情绪平和,小朋友也自然情绪平稳,画血画得少了。家长有些遗憾。
我觉得这个事有点可怜又有点搞笑。。

我日 我发现我对别人放狠话嘴里会不停地流口水 可能是紧张的,但是一边凶狠地“时序任务完不成至少给我回话!工作这么久还不懂得怎么做吗?”一边吸溜吸溜狂咽嘴里狂涌而出的口水真的太二逼了😅

@copper 学r的时候老师曾经说:代码其实就和魔法一样啊!写一行咒语,就能生成一个逻辑,能点亮灯泡,能让机器动起来,甚至让世界运转。代码其实就是魔法。
我瞬间意识到自己在魔法世界也十有八九不会参透其中奥妙,对磨练技艺更没有任何的热情。他这话完全没有引起我对代码的兴趣还摧毁了我对异世界的一切中二幻想。。。

Show thread

师父安排我守卫一处大江,每天要在江心巡逻。我说我怎么过去,划船?师父很奇怪地看着我,说我们修道之人不是踩水如履平地。大家都会 这是基本功。他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的搞的我不好意思再问,总之任务就给我了。我每天努力划水(真划水)精疲力尽,偶尔也可以在水面上轻飘飘像轮滑旱冰一样转一会儿,但一在意起游刃有余的感觉我就掉水里了。其他人御剑飞行衣带飘飘,我也是抱着剑像个猴一样挂在上面飞,而且因为恐高所以只能离地一米。捏不出字诀,同门都鼓励我说毕竟你是穿越者灵根俱损,或许一朝“找到感觉”就能突破困境功力大成。但我每天晚上都在偷哭,想念蒸汽机电气科技发明的世界。至少那是我能理解的世界。
醒来:果然以我的资质在修仙世界也过得很苦逼。

我问了掉下来的车门能不能我带走留个纪念,工作人员说啊这,不能给你的因为保险勘损人员后面要来收。于是我没再问已经整个撕下来的后视镜(问了十有八九不肯)直接爬上车偷拿走了。在楼上自助午餐厅我吃了4s店三个鸡腿,好像这样就能挽回一点损失似的。

领导问我去哪了
我说怎么办领导我飙车撞死人了
领导说啊不会吧
我说没事我跑了
我马上回来把尽调写完
领导说不用你先报警吧
我说其实没撞死人我开玩笑的
只是我永远地失去了双腿
领导说天哪太不幸了sorry for that
你国庆前还能来上班吗

五个月工资白干了 明天还要去警局 掉下来的门能不能我自己带走 人的一生能有几次机会拥有一个完整的车门 被要求站在警车前拍照的时候警察叫我不要笑,我说对不起控制不住啊!他们讨论了一下要不要给我尿检。其实我只是看表过十二点了,今天终于结束了,今天没有加班也不用加班了,明天也不用加班了,中秋以来我好像就没有空抬过一次头,今天晚上我终于抬头看见月亮了

我出车祸了 

工前:对不起我太傻了 您说什么我没有听懂🧎‍♀️
工后:滴能消愁安排个任务都说不清楚,到底要人干啥能不能讲明白点,畜生

工前:下面迟迟没有回复进度卡住了。无法很好地调动下属,看来我领导无方不是做头子这块料🧎‍♀️
工后:叫干活的时候人突然就死了,似玛瑙坛,非常不幸

工前:同事明显有情绪,是我没做好气氛协调。不是个合格的融入者🧎‍♀️
工后:看来各位真有点子病在身上的。别在我身上贩剑

我越来越学习到工作要培育的一个坚定意念是“关我屁事”,我起不来流程关我屁事,我催的人不知为何都死了,我有什么办法,丫可能在开车出车祸了吧。一个函怎么能拖三天,下面条线到现在还没回我邮件,怎么定稿起用印,关我屁事,一帮脑瘫不知道是怎么活这么大的。工作以后我终于意识到原来我的智商是正常的,在大学里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弱智。原来人这样效率低下、无理取闹、浑浑噩噩、胡鸡巴扯淡瞎掰推诿责任也是可以理直气壮的,我竟然还在为自己的不适应而羞愧,自觉一句话说不妥当就辗转反侧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余音绕梁三日,有必要吗?我操你们所有人的妈

挂我电话的同事不得好死​

我已经不是靠着阿德拉和5hr energy可以这么活着的身体了

写完了 天都亮了 再这么干下去感觉活不到三十岁

萌到逼飞奶炸!因为太可爱我每天晚上都要把它的头含在嘴里十秒钟舌头已经被咬肿多次呼吸不畅被送进医院但我无悔,每天清晨我怒睡三小时掀盖出棺,上班我想着它一直流泪,凌晨回到家看见它枕着自己的睾丸睡得正香 我的心柔情似水。我好嫉妒啊,我好恨啊!为什么我是个人类,为什么我要上班?草泥马的银行全给我倒闭 我也要枕着自己的蛋甜睡、疯狂交配吃光自己的屎、被人爱着然后活两年就死 不用送续封文件写立项报告能把所有眼泪塞进自己的颊囊,吐出来时淹没了五大洲 法老从金字塔被水逼出来也得考公务员,买了房以后分期吃猪脚饭啊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这谁不会贫啊:然后不知为何这里所有人都背着一模一样的nano,做了仙子毛和法式甲,鞋子贴底或者穿麦昆,十个里八个戴了梵克雅宝的五花,苹果手机里有一张照片是在巴萨罗那穿着博柏里风衣看着日出热泪盈眶,跟你吃okamase时会提起现磨的纯正山葵其实不辣,在上迪过过一次生日。要不就是都在读英研时去ngo实习救过企鹅或者海象,朋友圈必有一条熬夜赶due的动态,配图是macbook前一杯黑咖;提到最近在做社科研究(用问卷星,并且没过伦理,套的线性回归),五句内一定会让你知道她读过第二性。你是个外星人,中个奥妙无可参透,nonsense
老搞解构建构不会让你变得比他人更深刻,只会显得你比解构对象更傻逼。

我以为经历巨大磨难的人会活得很明白,事实上他们大部分早就被摧毁了。他们的社会行为只是靠自己年复一年暴力打磨出来的公式照做罢了。

Show more
Mastodon

本实例禁止真人儿童色情、泄露他人隐私信息(如姓名电话地址等)、诈骗、将本实例网址链接及截图不打码直接发布在墙内社交软件。除此以外,畅所欲言,无任何敏感词!用力地使用我们应许的生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