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咕咕了很久,大家,大家,为什么你们也不读了呜呜呜!
我决定了,下一个月的读书绝赞开启!如果有象友想一起督促读书的话,回复一下这条,之后一个月里,每周(假设每周日吧)都一定要发进度,互相督促啦!
昨天我读了一下《卡拉马佐夫兄弟》,kindle说我读到5%了,难道,难道这本书其实是20天就能读完的?!还是说20天读完上册……那么,这部书其实是40天就能读完的?!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艰难嘛,应许阅读读上两个月大概就可以完成呢。

今天刷了刷微博,看看防疫爱国者们什么想法,翻了几个大V的评论区,以骂“躺平党”为主,间或也表达了对政策的不满意。

又翻到一个好像比较理中客的博主,他的评论区大概是讲,要科学防疫怎么就突然完全躺平了呢。其中有两个人在争论,一人说,“防疫不能一刀切,开放也不能没有相应措施”,另一人说,“你这是既要又要,防只能一刀切,开放只能躺倒”。我看了一下日期,这二人的讨论是12月9号没错,但我pretty sure两周前看过一模一样的内容,同样是在某个理中客博主的评论下,两个人争论……

一想到还有义勇的年轻人在被关押审讯中,而他们行动的受益者(我有家人在国内所以我也是间接受益者)却很快从日夜关注翻篇回到了各种的岁静小日子里,心里就充满了愧疚和忧伤。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法国,我们会有很多正常的、合法的渠道为这些人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法律援助、经济援助、媒体关注、游说议员...。
总之,不能或者不想直接参与运动的人也能间接出一点力或者捐一点钱。

与义勇者实实在在经受的关押、审讯、判刑、失去工作、被学校处分或开除...等等这些苦难相比,我用手机轻巧地敲出这些小心思小哀叹不过是矫情的顾影自怜。
如果哪位嘟友有可靠的、具体的援助方案,我希望能尽绵薄之力参与其中。

看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后,回头去读约翰·麦卡雷的原作小说,里面有很多冷战时期情报工作的细节: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谍报战并非是你死我活的搏斗,而是一群老干部看文件:从各种公开或非公开的资料中梳理出脉络,并得到需要的信息,最后的“脏活”往往只是情报到手之后的收尾,有时甚至是由临时找来的线人和编外人员执行,电影里那种特工全副武装在国外杀人越货的情形是极少出现的。枪战、暗杀、破坏之类的活动只是一小部分,更多是漫长枯燥的情报分析过程,这也是为什么CIA历史上的几个知名情报专家都出自耶鲁历史系,中国国安招人时也格外青睐历史专业,就是看中了他们对大量材料进行整理归纳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真有国安在监视你,更有可能是大腹便便的半秃中年男,而不是眼神锐利随时准备杀你灭口的特务……

#什么值得B
【声明】有可能是误伤,可能人家就是不太懂得网路礼仪,但是主页看下来真的很奇怪很想专门钓鱼的网警。我知道我关注数不少这样挂人可能会被认为是bully,但是世道不一样了大家还是小心为上。如果误伤我提前道歉。
【正文】今天被一个人关注点进去主页看感觉很奇怪。首先没有任何原创嘟,都是回复别人,而且回复也不好好回复,就会一直要微信。而且会乱at不认识的人要微信。关注了十多个号全都是比较常批评中国政府的账号。我觉得看着非常可疑很像是钓鱼网警就屏蔽掉了。大家可以看图自行判断。
(以及如果真的是钓鱼网警现在网警的智商和水平已经低到这种程度了吗?这能抓住谁呢?
附上🆔可以直接复制粘贴查看:[email protected]

@dzr 虽然我的母语是c语言(最早学的代码,只学了两学期,第一学期挂了,第二学期给第一学期补考)
但现在我只会说python了,属于数典忘祖了是不是

Show thread

@dzr 我想起了美国某学校收集学生信息,问你的母语,选项栏里c语言java python一应俱全​:derpblob:

Show thread

在填表格。
表:姓名(英语)
姓名(你的母语,如日文韩文中文阿拉伯文/电报文)
我:还有人的母语是电报码??

@dzr 谢谢象友们的建议,又做了个黑色版​:night_blobcat_kissheart1:​这是效果图,实物图的印花大小可能略有不同,过几天更新实物图,链接做好了会放上来!

Show thread

前段时间我们学校也有人打算去举白纸来着,在电报群里定好了时间地点,结果有朋友去到现场,发现提前到场的辅导员和保安比聚集的学生还多,校道上每隔一小段距离就有一个监视的人;然后朋友就蹲在路边看着那些人,辅导员问起就说是来买咖啡的,双方大眼瞪小眼了一晚上……
我说这不是挺好嘛,以后我们就有事没事故意泄露要聚众散步的消息,学校肯定如临大敌,然后学生一个也不去,让他们干等!就算有人在监视电报群,辅导员和保安肯定是没权限看到具体细节的,只知道领导要求自己来盯着学生,就算没人来也不敢提前走,让这帮狗腿子狠狠地加班,反正平时太闲了就不定时让你们拉起来练练呗 :ablobspin:

我明白了!天堂就是,把该上天堂的人凑一块,自动就变成天堂了。地狱就是把该下地狱的人凑一块,立马就变地狱了。

给学生上课,记课时。一小时30分钟,记1.5h。
写下1.5h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小学一年级的我,写作业,题问一个半小时写成数字是多少,我答1.3h,因为一小时60分钟,半小时30分钟,怎么看都是0.3h,我还沾沾自喜,想着有很多同学肯定忘了一小时是60分钟吧。

姐姐帮我查作业,说是1.5h。我和姐姐挣了一个多小时,怎么也不能理解。

现在想想,就我的这个数学直觉,怎么后来能学理科?
现在想想,一年级的事情,我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
总之,我小学还没毕业,姐姐就离开了。后来看望过我家一次。很多很多年没见了。

一个我认识的不那么反贼的朋友,在加拿大学公共卫生的,对加拿大的疫情措施不看好,他说医疗资源确实因为新冠患者变得紧张。
不过这朋友也承认,疫情期间在国内要更suffer
我还有一个需要定期心理咨询、拿药的朋友,也说最近医院人比以前多了,拿药要排队了。
总之,一些来着其它视角的资讯。

不过国内就算放开也不可能像国外那样放开啊,口罩之类的肯定还要戴吧。

梦到我和一些人被囚禁起来,看守我们的人是个变态,会随机挑人带去看守室性侵。有一天我起夜,被看守撞见了,看守把我带去看守室。
我一路上想着怎么办。

到了看守室,看守的小弟来了,看守出去了。小弟对我说,他可以提供一些帮助,但他不能违抗看守。我说,那你偷偷录像吧,录监控,把看守的恶行录下来,等我出去曝光他、告死他。

看守回来了,听到我最后一句话是叫小弟拿相机,看守问拿相机干嘛。我装作斯德哥尔摩症娇妻,说好不容易和看守有独处的机会,想让小弟给我们合影。

看守被骗过了,看我很乖,他决定把我带去更“豪华”的场所。哗啦一下,看守室打开了一扇暗门,走进去,竟然是个大酒店,里面很多人。我观察着有没有人能救我。我发现这里的人打扮举止都像黑帮似的,而且都和看守打招呼,我想也许这里是黑社会,看守也是他们的一员。

大概酒店里没人能救我了,只有小弟坐在监控摄像的另一头。看守还沾沾自喜地向别人展示:这个囚犯是个傻的,自愿跟着我走!

然后就醒了,我以为接下来剧情该到我如何智斗反杀看守、与小弟合力暴杀黑帮,可惜智斗部分智不出来,只好醒了。

我之前的想法,朋友把它做成T了,这是简洁版,过几天会有豪华版。简洁版如你所见比较简洁,豪华版会是朋克风格。

如果有国内的朋友想要,工厂成本价79+运费。没想赚钱,希望友友们多穿穿

感觉最近都在想国内的事,只有打代码的时候才不想。以至于上毛象都在看资讯,才发现我好久没发非键政内容了(对比我自己来说)。真是,祖国对我虽远必诛

河北沧州会战南道,建造方舱的工地没有合规的安全措施,在工人深夜加班因事故死亡后仍继续施工。

是滑冰认识的朋友的朋友的父亲。

今天早上有人發現在公路旁邊的路燈上吊死了個人,看評論是青海那邊的。圖片是現場圖片,死者正面,人已經死了,不血腥,但是我看著感覺不太好,標個敏感吧。
死者是女性,穿的黑衣服、黑褲子、黑鞋子,冬天的早上又是陰天,光線不好,有些陰暗,但是也能看到皮靴擦得很亮。全身上下就連頭髮收拾得很整齊,是個下了決心認真尋死的人。
#近日新聞

你觉得清朝不好,你就去建设清朝,不要总是想着推翻推翻的。部分自诩文人骚客的人,受到德国境外势力马克思的蛊惑,整天想着什么共产主义。大家不要太容易被利用了,你想一想,如果共产是个什么好玩意,为什么德国自己没共产,而是资本主义呢?!不要被骗了,好好建设清朝!

我看很多人在讨论抗争中女性的存在被抹杀的事情,我回家一路上都在想这个事情。在这样全民的抗争中,女性的存在和视角被抹杀似乎是很难避免的。尤其大陆人被关得久了,第一次站出来,很多人没有女权意识也很正常。我想来想去,该怎么在抗议中address这个事情,尤其是对来自各个阶层可能根本对女性女权没有任何接触的人,可能直接去讲女权主义理论和国家暴政是父权的终极形式很难得到共鸣,别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接受,还可能被嘲笑以及又被“先人权再女权”攻击。那么不妨试试下次带些铁链女、乌衣、彭帅相关的海报去。今年二月份全网沸腾,哪怕再不问世事的人可能都知道铁链女,再不关心女权的人可能这事也是一个trauma。从具体事件入手,告诉大家不要忘记暴政对女性格外的压迫,这跟不忘记清零对人的压迫一样重要。大家可以一起喊“释放乌衣!”“世界没有抛弃你!”“彭帅在哪里!”,可能要比去直接讲理论或者直接批判效果好一点。因为中共暴政不止一点,而哪怕自己不关心女权,我们反对的依旧是一个有压迫的社会体制,不关心女性的被压迫我们的目标始终无法实现。
然后就是希望女性朋友多去说这些,多在集会上发声这些,如果没有声音就永远不会有沟通和进步。
目前就想到这么多,如果有朋友还有其他好办法也欢迎在这条下面讨论。 :blobcat_owo:

Show more
Mastodon

本实例禁止真人儿童色情、泄露他人隐私信息(如姓名电话地址等)、诈骗、将本实例网址链接及截图不打码直接发布在墙内社交软件。除此以外,畅所欲言,无任何敏感词!用力地使用我们应许的生命吧!